原住民族語言線上詞典
文化簡介

一、hla’alua人的現況

名稱

hla’alua,是自稱,語意不詳。漢字寫法習慣上用「沙阿魯阿」,亦作「拉阿魯哇」,靠近族語發音。kanakanavu(卡那卡那富族)則稱之為na’arua;阿里山鄒族稱之為ya’azuonu;布農族稱之為laiuran,音近台語「荖濃」,可謂「荖濃溪」即「hla’alua溪」。

歷史

本族在傳統上被稱為「四社番」,即指本族原由4社組成。這4社是:塔蠟袷(tapaparu)社、雁爾(kaluvunga)社、排剪(paiciana)社、美壠(vi1anganʉ)社。這4社今僅存3社。因塔蠟袷(tapaparu)社已經於民國領台之初(1951年前後)廢社,遷附排剪(paiciana)社。

居住地

hla’alua人主要分布於荖濃溪上游兩岸,在行政區劃上聚居3個村,是高雄縣桃源鄉桃源村及高中村、那瑪夏鄉瑪雅村(舊稱民權村)。2011年,兩鄉俱納入新制高雄市,改為兩區,各村改各里;另有少數族人散居於兩區其他里,與主要民族布農族混居。因就業而外移都會區人數亦不少。總人口400-500人之間。

以最大聚居地域高中村來舉例分析。該村分4個部落,排剪(paiciana)社及塔蠟袷(tapaparu)社居其三,即高中檢查哨、高中一村、高中二村,而美壠(vi1anganu)社居位於過河。hla’alua人的最大部落高中一村,本族人占當地人口比例也不及三分之一,仍然是以布農族為多數民族。只有較為偏僻的過河,hla’alua人還可以維持過半數的地位。

  總計 高中檢查哨 高中一村 高中二村 過河
一鄰 二鄰 三鄰 四鄰 五鄰 六鄰

(hla’alua)
170 22% 17 21% 51 26% 12 15% 26 14% 21 15% 43 52%
布農 480 63% 43 54% 106 54% 51 65% 137 73% 111 79% 32 39%
其他民族 48 6% 5 6% 27 14% 3 4% 3 2% 8 6% 2 2%
原住民族合計) 698 91% 65 81% 184 94% 66 84% 166 88% 140 99% 77 93%
平地人 69 9% 15 19% 12 6% 13 16% 22 12% 1 1% 6 7%
總計 767 100% 80 100% 196 100% 79 100% 188 100% 141 100% 83 100%
(本表格由本團隊整理)

民族關係

布農族係百餘年前自台東大量遷入,成為荖濃溪上游兩岸的多數民族。hla’alua人與布農族通婚盛行,生活與語言均顯著布農族化。

hla’alua做為鄒族之一支,卻與阿里山鄒族本支之間幾乎無互動,兩者語言落差也非常大。但與鄒族之另一支kanakanavu人,則維持良好的互動關係。

對外民族關係如上,但是民族邊界仍然十分清楚,在於有語言差異與特有的貝神祭典儀式文化。


二、hla’alua人的傳統社會組織

社(部落)

miararuma(部落),分為4個聚落單位,雁爾(kaluvunga)社、排剪(paiciana)社、美壠(vi1anganu)社與塔蠟袷(tapaparu)社,又名「四社番」。

四社群各有固定的領域與獨立的會所。其領土再由各個氏族分割直接管理。眾部落會所稱為tapuhlaihlia,為干欄式建築。部落世襲制首長稱kapitanu。有maakarikari(長老會議)。rahlu為戰爭指揮者。部落祭司稱ralui,由氏族中的長老擇一擔任。頭目則稱raahli。

家族與婚姻

ucani pihlingi(家)是組成社會的的基本單位。是由同住在一間屋子裡的夫婦與子女所組成。

父母在世時,兄弟不得分家。hla’alua人的分家,以沿用其本家之家名為主,而每一家家長皆以男性為主。

婚姻上,實行嚴格的一夫一妻制,從夫居的嫁娶婚。由於布農人與平地人的遷入影響,招贅婚與多偶婚已有採用情形。而女性喪偶後可再嫁,此時必須由先夫的父母來主婚;有時可能會下嫁給先夫的弟弟。

氏族

hla’alua人是父系氏族社會。父系嗣系群lamaisa或lipacumai,為外婚的單位。系群成員之問的系譜關係大致上清楚,鮮少超過5代。

hla’alua人是由4個不同氏族系統所形成的社會,分別為:tumamalikisala、tumalalasunga、tumatakanakanavu、 pakisia等系統。其4系統之下的氏族如下:

(1) tumamalikisala:
salapuana(游、石)、apaalica(方、余)、apurana(廖)、apuaana (已消失)、hlakululana(歐)、kaakuana(方)、’uanguana(余)。

(2) tumalalasunga:
tavavulana(彭)、tavuiana(唐)、mu’uana(尤)、ianguana(鄧、池)、hlatiurana(池、謝、林)、thanguana(郭)、auratsana(宋)、aupulana(郭、鐘)、apunukana(已消失)、ukuluana(廖)、lamarumana(已消失)、aiputana(余)。

(3) tumatakanakanavu:
amangiana(已消失)、aupana(已消失)、atsurangana(郭)。

(4) pakisia:
savanguana(游)、piiana(蔡)。

hla’alua人的氏族,根據衛惠林1950年的調查,有24個。到了劉斌雄1963年的調查,僅剩下20個。


三、hla’alua人的宗教信仰

神靈信仰

hla’alua人傳統的神靈信仰稱做’ihlicu。包括:生靈、死靈和從未存在於人體的「精靈」。生人的靈魂稱為tiihlaravai,死人的靈魂稱為’ihlicu。

生人的靈魂又可分為身體靈和游離靈。身體靈有兩個,右肩者為tiihlaravai mavacangu(善靈);左肩者為tiihlaravai taku1iacu(惡靈)。游離靈只有一個tiihlaravai rnuasaasala,住所不定,能自由地徘徊在身體之外,會使人在夜晚作夢,或是生病。

在舉行治病儀式時必須用mapaci(酒)、hlalungu(茅草)、imalu(豬肉)等供給左肩的靈魂。若是左肩靈魂從身體出去,就表示病症已經很重;如果左肩靈魂又回到身體,疾病就會好轉。當右肩靈魂離開身體,病人就會死亡。

人死後,生靈離開身體,變成死靈。若是善靈,就會去北方高台tavulungana(美秀台),有保衛疆土和守護子孫平安繁榮的功能;若是惡靈,就會到南方,寶來後面的山地tapula。

神明

hla’alua人相信神祇也有善惡之分。

’ihlicupapacan(善神)裡有’ihliculangica(天神)。’ihlicutaku1iacu(惡神)裡有tama-kapatu、 pia-luvcu等。

歲時祭儀(小米祭與稻作祭)

hla’alua人的傳統生計(經濟活動)係採取初級農業生產方式,山田燒墾為主,並以採集工作、捕魚、狩獵、養殖家畜等為輔。小米與旱稻為hla’alua人主要食物。

傳統上 hla’alua人已有以農作生長為依據的曆法,整年以小米種植為開始,旱稻的收成為結束。這套完整且嚴謹的儀式與農業活動緊密結合運轉,因此,農耕祭儀包括小米耕作祭儀與稻作祭儀兩類。

小米祭儀分別為umaurapu(播種祭,播種之初舉行)、maatatahlamu(開墾前祭,收割之初舉行)、mavavarua(嚐新祭,小米曬乾未收藏前舉行)、cumacukuru(收藏祭,收倉前舉行)、apikaungu(祖靈嚐新祭,收藏祭隔日舉行)。

旱稻的栽種則自平埔族引入,稻作儀式大多仿效小米祭儀,但只在收藏祭隔日舉行,與「apikaungu(祖靈嚐新祭)」有所不同。

miatungusu(聖貝祭)

miatungusu(聖貝祭)是hla’alua人每隔2至3年舉行一次的大祭,祭期為6天,以社為單位,是場面最大的祭儀。原為美壠(vi1anganu)社特有的祭儀,但現在3社同時舉行此大祭。

矮人有一種傳世的聖貝(takiaru)十幾個。聖貝被視為是太祖居住之所,舉行大祭以求境內平安豐收、族人旺盛。美壠社的祖先離開hlasunga 時,從矮人那兒分得若干個聖貝,在現居住之後就按照矮人的方式,舉行 miatungusu的祭儀。

而其餘兩社,因羨慕美壠社有聖貝,就趁美壠社人不備,盜取了一些聖貝回去,所以也有了miatungusu的祭儀。不過祭儀中最重要的步驟「聖貝薦酒」(是將聖貝浸在酒裡,看其顏色的變化,如果變成紅色則是太祖酩酊之狀),此步驟一定在室內關門舉行,這和美壠社人是在室外舉行不同。

現在信奉基督教

信仰基督教者現佔80%以上,其中9成是長老教會,1成是安息日會。10%是民間信仰。單純維持民族傳統信仰,或信奉天主教者,都極少。

但是前述宗教之外,同時兼奉民族傳統信仰者占多數。這也是聖貝祭在近年恢復之後還得以維持的原因。但也因為改宗基督教造成傳統信仰的傳承中斷,使得今天的復原工作有諸多缺失。


四、hla’alua人的語言

「鄒語群」分3種話-阿里山鄒語、kanakanavu(卡那卡那富)語、hla’alua(沙阿魯阿)語。然而這3種語言內部存在明顯的歧異,3語相互之間並無法交談。語言學家從音韻和詞彙分析發現,hla’alua語和kanakanavu語彼此間之差異不小,而hla’alua語和阿里山鄒語的差異更大;從構詞和句法的分析來看,存在很多差異。

目前可以流利使用hla’alua語的本族人只有20人,至於勉強可以溝通者及勉強可以說幾句者不超過20人。大人的常用語言是布農語,小孩的常用語言變成官方的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