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族語言線上詞典
文化簡介

原住民族委員會所承認的台灣南島民族共十六族,布農族為其中之一。布農族人口總數約五萬多人(根據行政院原民會網站),分佈在中央山脈南端兩側附近。布農族的人口數在原住民族中排第四位,分佈面積卻僅次於泰雅族,排第二位,是台灣原住民族中擴展力最強的民族之一。布農族現在的居住地,在行政區上,包括現今的南投縣仁愛鄉、信義鄉,高雄市桃源區、那瑪夏區,臺東縣海端鄉、延平鄉,以及花蓮縣卓溪鄉及萬榮鄉的一部分。他們北鄰泰雅族,南接排灣族,東界阿美族,西毗邵族和鄒族。布農族在1930年左右被日本人遷徙至較低的山區以前,有一些部落居住在台灣最高山玉山附近,是真正的「高山族」,玉山(Saviah/Savih)是他們的聖山。被日本人遷徙以後,目前大多數的部落皆分佈於海拔一千至二千公尺的山區。

布農族在台灣分佈圖

根據口傳,布農族原來居住在Lamungan (大約今日南投縣附近),大約在十八世紀左右,逐漸向花蓮、高雄及台東擴展。《台灣高砂族系統所屬之研究》(移川子之藏等 1935)一書,將布農族分成六大社群,分別是卡社(Take-baka/正確拼法是 Takibakha’)、丹社(Take-vatan/正確拼法是 Takivatan)、郡社(Bubukun)、卓社(Take-todo/正確拼法是 Takitudu )、巒社(Take-banuan/正確拼法是 Takbanuaz) 和蘭社(Take-pulan/正確拼法是 Takibulan)。卓社、卡社、丹社、巒社和蘭社,是以他們第一次的定居地為其社名,因為布農語前綴 taki- 源自 takisia,其義為「居住」。至於郡社的名稱,根據耆老的說法,來自第一位祖先的名字 Bukun,所以郡群可以稱為 Bubukun (很多名為Bukun的人,使用於花東)、Isbukun (屬於Bukun家族的人,使用於南投)、Isbubukun (屬於Bukun家族的很多人,使用於高雄)。每一個社群其實就是一個同祖群,以一個大社為中心,擴展出其他的部落,繼而成為一個超部落的氏族系統。

每一個社群有一定的領域,以及特有的習慣和方言。其中蘭社群(高雄郡族耆老稱之為Takupul)因為人數較少,並且與鄒族比鄰而居,逐漸與鄒族混血而消失了。因此,現在認為布農族有五個社群;其中,郡社群為現今布農族最大的一群,人口最多,佔全部布農族人口的半數以上,故此次布農語詞典先選擇郡群方言編輯。以後如有機會,再編輯其他四個方言的詞典。

布農族的語言屬於南島語系,構詞和句法相當複雜。布農語的一個詞根往往可以接上前綴、中綴、後綴、環綴,衍生出許多詞彙。例如詞根 kaun (吃),就可以衍生出15個詞彙(見本網路詞典 kaun 左邊之衍生詞彙欄)。布農語的構詞在全世界大約六千種語言中,是極為複雜的語言之一。布農語的句法一樣複雜:主語的選擇(即焦點)有八種(主事、受事、工具、受益、成果、原因、處所、時間),而英語及其他歐洲語言大部分只有兩種(主事/主動、受事/被動);時式及時態的組合有二十種(以 hanup (打獵)為例:(1) hanup (現在簡單態)、(2) hanupin (現在完成態)、(3) hahanup (現在重複態)、(4) hanupang (現在持續態)、(5) hahanupang (現在重複持續態)、(6) hinanup (過去簡單態)、(7) hinanupin (過去完成態)、(8) hinananup (過去重複態)、(9) hinanupang (過去持續態)、(10) hinananupang (過去重複持續態)、(11) hininanup (遙遠過去簡單態)、(12) hininanupin (遙遠過去完成態)、(13) hininananup (遙遠過去重複態)、(14) hininanupang (遙遠過去持續態)、(15) hininananupang (遙遠過去重複持續態)、(16) nahanup (未來簡單態)、(17) nahanupin (未來完成態)、(18) nahahanup (未來重複態)、(19) nahanupang (未來持續態)、(20) nahahanupang (未來重複持續態)。英語時式及時態的組合只有八種,簡單多了。

布農族的傳統生活和文化主要以狩獵及農耕為主。狩獵和保護自己的社群是男人的任務;農耕和編織則是女人的職責。但是男人在狩獵和保衛部落之餘,也會協助女人耕種。因為布農族的活動和器物與狩獵及農耕息息相關,產生了許多這方面的詞彙。例如在本網路詞典之「範疇分類」中搜尋「狩獵相關名詞」,可以找到22個;搜尋「狩獵動詞」,可以找到26個之多。其他 「農業相關動詞」、「農業文化名詞」、「衣物及飾品」等也有很多詞彙。布農人擅長歌唱,「合音」(pasibutbut)是最著名的一種,其功能為祈求小米豐收,所以又稱「祈禱小米豐收歌」。 pasibutbut 之構詞是前綴 pa- (互相) + sibutbut (拉),指唱歌時由一人從低音起音,然後其他人加入合音,有時拉高,有時拉低,互相拉來拉去。通常是四部,如加計泛音,可以達到八部之多,所以有的學者稱之為「八部合音」。布農族合音為日本音樂學者黑澤隆朝在1943年採錄,後來送至聯合國文教處確認為世界上少有的多聲部合音之一。布農族的歌唱和日常生活有關的還有「祭槍歌」、「織布歌」等。南投縣信義鄉的馬彼得校長所領導的國小學生「台灣原聲童聲合唱團」,以布農族的合音傳統為基礎,加以發揚光大,屢次獲得國內合唱比賽冠軍並時常到國外表演。

但是布農人卻不太會跳舞。布農女人在男人「報戰功」(malastapang) 時,站在後面,身體只會左右晃來晃去(bizakbizak)。而男人則只在報戰功時舉手頓足而已。所以布農語無「跳舞」這個詞彙,只好從日語借 uduli 這個詞。

布農族的祭典現在以「射耳祭」(Malahtangia)最為知名(見本詞典首頁之照片),每年五月中在各地區輪流舉辦。射耳祭是長者教導兒童射箭的一個祭典,具有傳承文化的深意,所以本詞典以其照片為首頁。

布農族的編織有其特色,以百步蛇蛇皮的菱形圖案為主(見下圖)。關於百步蛇菱形圖案的編織,有一個傳說故事,提到古代有一個布農婦女向一條母百步蛇借一條小蛇來模仿蛇皮的圖案,編織衣服,但是許多其他婦女也搶著要模仿,把小蛇拉來拉去,終於扯斷死了。母蛇非常生氣,就和許多百步蛇一起進攻布農人的村落,咬死了許多布農人。存活的布農人只好跟百步蛇和談,和平共存,所以百步蛇 (havit)也稱為「朋友」(kaviaz)。

布農編織圖譜

至於布農族是否有文字?根據傳說,布農族原來有文字,後來因為被洪水沖走,就失去了文字。但是布農族有記錄一年祭典的木刻畫曆(見下圖)。然而這畢竟只是以符號記事而已,還未達到以符號準確代表語音及詞彙的文字程度。

布農族木刻祭典年曆

布農族所居住的高山、森林和深谷環境,孕育出他們獨特的語言和文化。希望本詞典能幫助使用者進入布農族內在和外在的世界。(主編鄭恆雄文圖)